约3400字。

  从金钱的枷锁到心灵的沉重 -------《金锁记》文学评论
  对外汉语0901  潘语怡  U200917144
  看完《金锁记》后,我第一反应是作为一个母亲,七巧简直太变态,心里太扭曲了,让人感到恐怖,并对“母亲”是她身上的一个标签表示不可思议。
  纵观全文,以曹七巧为主线人物,描述了其低卑、绝望进而心灵扭曲,不仅自己生活毫无生气与意义,最后更让亲生儿女为自己的生活陪葬的故事。
  全文开篇以大家族姜家的两个丫鬟夜间闲聊为背景,到处了姜家的大致情况,隐晦地说出了姜家二少奶奶即曹七巧的出身与生活状况:是一个做麻油生意家的姑娘,身份地位,受人白眼。作为一个大家族的二少奶奶却被小小丫鬟在背地说闲话、嚼舌头,由此也可以看出曹七巧在姜家的生活状态:不受人尊重与重视。曹七巧的麻油店出身决定了她嫁人的条件不是很理想——丈夫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无用残疾人,用七巧自己的话说:“坐起来,脊梁骨直溜下去,看上去还没有我那三岁的孩子高哪 。”在那个夫贵才能妻荣的社会,曹七巧的丈夫不仅不贵而且还是个废人,在这个虎视眈眈的大公馆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地位,加上她出身的低贱,在姜公馆里,曹七巧只不过是一个买来服侍二爷的“下人”只能过着“一家人都往我头上踩”的日子。这也决定了七巧人生道路的艰辛。
  在这样一个生活环境下,七巧也养成了一张尖酸刻薄的嘴脸,泼辣低俗,到处说人闲话,还挑拨离间,向老太太嚼舌头说二小姐姜云泽女大不中留,一心想嫁出去,把姜云泽气的哭了出来,书中这样描写姜云泽听到曹七巧向老太太说的话后的反应:云泽把脸气得雪白,先是握紧了拳头,又把两只手使劲一撒,便向走廊的另一头跑去。跑了两步,又站住了,身子向前伛偻着,捧着脸呜呜哭了起来。七巧的喜爱说长道短、无事生非,这不仅是一种畸形的排遣内心痛苦的方式,也是找回尊严的叛逆行为。曹七巧的心理充满了怨恨和刻毒,她常夹枪带棒地挖苦别人,以言语上的挑衅获得暂时的满足。 就是曹七巧这样直言直语、乱说话的性子,出身平民,因此大家都瞧不起她。
  在我看来,也许曹七巧之前并不是这个样子,在她年轻貌美的花季时代可能也曾是个可爱的女子,青春烂漫,文中后面也有叙述,在她家附近肉铺的小伙子、哥哥的拜把兄弟等都对她有好感,她也曾与街上小伙眉来眼去,享受着生活的乐趣,也许嫁与其中任何一人,虽生活平淡但也和和睦睦美美好好。正是入了姜家这个侯门,不平等的地位,受嘲笑的状态,看到丈夫那副德行后的生活无望,才使七巧性情大变,自甘堕落,一步步走向心灵的扭曲。
  在姜家的深家大院,丈夫残疾无能,七巧内心也是寂寞的,她对姜家风流倜傥、油嘴滑舌的三少爷有好感,三少爷也动过调戏七巧的心思,但介于是自家二嫂,怕铸成错事,便也退避三舍。与三少爷的此路不通,因此七巧的最后一点希望破灭后,便更加绝望堕落,开始心理扭曲变态,甚至嫉妒怨恨亲生儿女,在分家和儿女住后,一步步地干涉儿女的生活,知道把儿女的生活毁灭,让他们也成为自己青春的陪葬。
  分家之后,曹七巧为了把儿女拴在自己身边,唆使儿女吸大麻,试问天下哪有这种害亲身儿女的母亲!本来女儿长安可以有两次走向正规轨道的机会,但由于七巧变态扭曲的心理“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得到,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”,被七巧一次次地阻碍,最后也不得不向生活妥协。
  七巧对女儿长安的第一次阻碍是长安上学堂时。上了学堂的长安本来是很快乐的,在学堂里有好朋友可以学习、聊天,让她知道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快乐的度过。但是由于长安老是在学堂的洗衣店里丢手帕、枕套等小东西,七巧泼辣地要去找校长理论。在十四岁年轻的长安看来:“她不能在她的同学跟前丢这个脸。对于十四岁的人,那似乎有天大的重要。她母亲去闹这一场,她以后拿什么脸去见人?她宁死也不到学校里去了。”长安哭了一夜,却也不敢做声,第二天便向母亲七巧说“不想念下去了”。长安从此和同学断绝了联系,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,也失去了成为贤良淑德女子的一个机会。这样一直和母亲七巧这种人在一起,慢慢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,直到快三十岁了还没嫁出去。书中描写到“她渐渐放弃了一切上进的思想,安分守己起来。她学会了挑是非,使小坏,干涉家里的行政。她不时地跟母亲怄气,可是她的言谈举止越来越像她母亲了。谁都说她是活脱的一个七巧。”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啊。

欢迎关注育星网公众号“ht88yxw”获取更多信息与服务

相关资源:
Top